当前位置: 翰墨名家 >

有感清风淡月

发布时间: 2017-08-23 16:52:22   |  来源: 中国网翰墨名家   |  责任编辑: 袁伟轩

王艾筠

  虽然此时我呈现给大家的部分作品,形式和语言还不够完善,于我胸怀理想中的那种境界还有差距,但它就代表我此时此刻,是我的一个必然过程。每个画者其实用一生的时间,都在一直在找寻自己,摆脱自己,接纳自己,诘问自己,然后在几近绝望中救赎自己尚存的灵魂,哪怕是一种“抚摸”,有时愉悦、有时迷茫,有时肯定、有时否定,焦虑那永远也到不了的地方。任何人的才华都是有限度的,即便再努力也有无法到达的地方。但再难的事情,坚持了也总会有一个出口。

  只做自己,骨子里清高,却也不敢骄傲,一直一颗谦虚、敬畏之心,赤诚之心。我无所彷徨。谁也没有规定哪一种方法是对的。画应该是自己内心的心路历程和情绪,是内心世界里天人合一,是在自己性灵中发挥笔墨,在学问中培养意境,我只想画自己内心感动的东西,在水与墨的冲融渗化中,让生命得延伸。。。。。。绘画艺术涵盖的领域太博大深奥,即便是很成名的大师,终其一生研究探索,也只领悟到一角,所以一个艺术家领域不必求大全,甚至可以择一而终,终生相许,所以我也只能做自己力所能及的。

  每个画家都在追求自己所谓的固定风格,其实形式化、表面化的吸引眼球是没有前途的。风格是表现形式,其实不是画家追求的终极目的,风格是画家的背影,自己看不见,于艺术我们不能回忆昨天,也不代表明天,只止于当下,与直觉所在,只祈求刹那间意识的直觉反射。其实画家该害怕笔墨的娴熟和完美,因为它成为风格的同时,也可能是一种圆滑和停滞。罗丹说,美,不等于完美和漂亮。未完成的形态,不了了之的了之,也是缺憾的美。我作茧自缚,甘匿迹于繁华,我却无意于风格,只做自己灵魂的信徒。

  在生命空白的书页里,我填充自己,漂染不一样的颜色,涂抹不一样的烟火,这张纸上的痕迹就是我的全部,而我手上的这只笔就是我游刃于世界的剑,我何等的自由自在,逍遥无极,我凭这支笔,在纸上随心舒展,恣意纠缠,淋漓尽致,放空加诸自我之上种种法度和羁绊。这极致的体验就是艺术给与我最大的报偿和幸福,敏感、执念如我,我只以为婆娑世界,只在呼吸之间,让我与画面一起呼吸。心生纯净,万物皆灵,只用这支笔牵引前行,路漫漫,不问最终的抵达,只记下沿途风景,只记下我心灵短暂的虚无和缥缈。

  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斜倚清风,心意澄宁。路时行则行,时止则止,时逆则逆,时顺则顺。画不违心只用,因蒙寓养,闲适的活着,芨濯吟魂,淮岑妙境,独醉华胥画堂中,香炉烟袅浓淡卷舒终不老。山水无心而自在,精神的圣境,哪怕走成一条荒凉的小径,哪怕终身都没能抵达我要去的地方,梦在更远处迷茫,也没关系。

  是的,艺术是一条不归之路,但甘之如饴,向死而生,我看见自己在前方。只想要艺术赋予我生命此刻的一种状态,把自己的生命活的像诗一样。一直走,一直走,往生命的更深处,直到有一天,灵魂宁静如莲。


  作品欣赏:











  (王艾筠 国家文化部中国画山水创作院专职画家)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