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翰墨名家 >

人缘 书缘 情缘 ——和封俊虎交往37年有感

发布时间: 2017-07-21 16:46:41   |  来源: 中国网健康   |  责任编辑: 张丰

  中国网健康讯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大学毕业后,在河北邯郸一所中学任教。同事里有一年轻人,我教语文,他教英语。本来没有什么过多的交往,因为都喜欢书法,共同语言就渐渐多了起来。当初没有想到的是,我们间的缘分匪浅,几十年的交往,仿佛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封俊虎和崔陟先生

  他就是当今蜚声书坛的宿将封俊虎先生。因为我和他的启蒙老师李守诚先生是忘年交,因此我当仁不让成了他的师叔。

  我相信“极点”之说,就是说一个有他最能发挥特长的地方,有人称之为极点。但是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极点在那哪里。找到这一点,一生就成绩斐然,找不到则平平淡淡。封俊虎学书法应该说是找到了属于他的极点。

  首先我觉得此人很有灵气,加之名师指教,入门很快。也就是说他很快就明白了写字与书法的关系,既相互联系又有着个自的属性。所以他的字很快就被意趣所萦绕。记得当时在学校里有人跟我说,封俊虎的字看不太明白,似乎有些特别。其实正是他开始绽露个性的地方,他已经明白历代大家的成功之道,开始找到了自己所期盼的门径。正是这别人看不明白的地方,才是与众不同的高妙之处,用一句最为寻常的话说,就是已经脱俗了。

  封俊虎的书法以行草为主,还向李守诚老师学习了南宫碑(张裕钊书体)。这样一来,他的路子就宽而且对。因为只学一体,难免单调,兼学则能兼容,况且诸体之间就是相互通融,并非各自排斥,一通皆活络的道理在他的笔下竟然栩栩如生地体现出来,多少令我有些意外。

  封俊虎的字,那时我略觉不足的是感觉张扬有余,而内敛不足。转念思之,少年难免气盛,正所谓初生牛犊。几次话到嘴边没有道出。当时也有我的想法,觉得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加,他对书法的理解不断加深,可能会火气渐退而体现深沉与含蓄。后来的发展验证了我的设想。封俊虎果然与时俱进,书艺渐入佳境,在老练而稳重中不断提高。

  记得那个很冷的冬天,年轻的封俊虎在邯郸举办一次个人展,我出席了开幕式,并且讲话。我说道,一个人学习书法,要有诸多条件,此如学问、环境、性格、毅力、习惯等等,当然还有悟性。封俊虎在这几方面都占有优势,所以他的成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今天我也不觉得这是过誉之词。清人赵翼说过:“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为什么我们的封俊虎就不能忝列其中呢?

  后来我离开邯郸,回到久违的北京,在文物出版社做编辑。几年后,封俊虎也调到了北京,所以说我们之间还真有缘分。情缘和书缘融合在一起,也是蛮有特色的事情。

  又过了几年,我到了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他在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主席团,缘分越发地浓郁起来。

  这几年我觉得他的书法进步极快,韵味渐渐浓郁起来,原来担心的火气早已荡然无存。他在性格方面也愈见成熟,和书风同步,这大概就是我们常说的阅历吧!

  后来我知道他这几年经常向前辈学习,有时不一定是直接探讨书艺,而是同他们谈天说地,聆听他们讲述往事,在熏陶中慢慢汲取营养。比如杨仁恺老先生堪称国宝,听他一席话,不知胜读多少年书呢!封俊虎又何止听他一席话呢!

  除此之外,他还涉猎黄庭坚、怀素、张旭、张芝诸家。

  勤奋加之得法,又赶上文化复兴的盛世,于是封俊虎有了属于他自己也属于整个民族文化的成就。

  难怪陈传席先生在评论封俊虎书法时总结了六个字:坚韧、脱俗、境阔。诚然,诚然!

  

《梅花绝句》南宋 陆游 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 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唯闻钟磬音。(唐代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

  

世上谩相识,此翁殊不然。兴来书自圣,醉后语尤颠。白发老闲事,青云在目前。床头一壶酒,能更几回眠。(唐代高适《醉后赠张久旭》)

  看他的近作,确实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像世界联合艺术出版社为他出的一本作品集里佳作都是迫不及待地扑入眼帘。比如《过香积寺》、《立春偶成》、《题梅圣俞诗后》几件草书古诗,一气呵成,在用墨用笔的轻重、急缓、枯润方面都做的恰到好处。任何一张方式最难把握的是度,过犹不及谁都明白,可实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封俊虎的书法和任何事物一样,还有上升的空间,但再把握度的问题上,为我们提供了可以借鉴的东西。

  江河不竭,来日方长。让我们共同真诚地期待封俊虎的书法大成有时。

  也期待我们之间的书缘和情缘越发真诚。(崔陟)

  

无边

  

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林村傍谿桥。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春雪未消(销)。(唐代张谓《早梅》)

  

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才是在正道上行,才有良好的结果,否则根本上就错了。马叙伦遗训


延伸阅读